Tante

不会说漂亮话。

喜迎喜迎…写小黄文都没被屏过,莫非关键词是柏拉图的那本书以及那个神秘部门么…

9月爸爸生病做了手术,一边赶论文一边跑医院。10月国庆在家里一直窝着,间歇和好友漫无目的地出门走路,blind date近期朝她袭来,糟得不行。近期给学长走公司内推,此君拿了3个22+的offer和我嘀咕,同伴拿了25+、30+、40+的offer。
我听着想,每个人的忧愁真的都不一样。

四月的时候说嫌疑人拍得不好。有两位太太在别的平台说强装理中客/别拿爱的幌子炫耀你的审美。

我这人其实很怂,加关注也是默默的。当然她们应该也无所谓我有没有看到。当时很难过,但也没说什么。

现在又翻出来说,只是那位太太又在微博首页上出现了。想到了,便说一句。和这两位太太没什么联系,因喜好和才华一直很欣赏她们。

只是刷到微博的那个瞬间,突然明白,这一切都是空的。你的不认可就是别人认为的不客观。你还什么都没有说,别人就觉得你高高在上。别人把否定的一切归结于爱,而你的批评于当事人毫无正面的影响。

事后觉得,要把对别人的期待放低一点,自己自在。

读了什么数学史、数学恩仇录也不一定有基础的逻辑常识哟。

其实离散数学挺帮助逻辑能力的提高的。(一个不值一提的小建议。)

特别想diss某人啦啦啦啦啦啦。

吊打什么的也是很厉害呀。感觉哗啦哗啦的都是水声。

记得去年参加圣诞舞会,被安排了一个临时的舞伴跳salsa。平常跳舞的时候都是穿宽松的衬衫搭牛仔裤,这样搭配的原因就是舒服。salsa的服装是上身吊带,下身短裤加网袜,我非常不喜欢,感觉很廉价又艳俗。

那个舞伴自己的舞步记不住,排练的时候不来,同我说博士很忙碌,时间再安排,又挑剔我舞步记得不准确。

到圣诞夜的时候,我换好衣服,和他在候场。他把我全身上下打量了一番,对我说:“你这样穿很好看啊,和平常很不一样。以后改变一下穿衣风格呗。”

现在想想还是觉得糟心。

一个早上好的喵。

dishes by LaoYang